70岁婆婆旺角摆档40年 延续失传工艺龙须糖

变幻原是永恒。2020年的西洋菜南街依然人来人往,但曾经鼎盛沸腾的行人专用区、街头音乐人和大妈歌舞团已不再。中午时分,熙来攘往的人潮与头顶上的药房、化妆品牌广告牌及霓虹灯绘成流动的五光十色。刺眼的万紫千红中,有一白发苍苍的七旬婆婆,穿着整身的米白衣装,隐身楼梯间,虽然十分忙碌,仍然气定神闲。

一年开13间间间都排长龙? 从元朗人龙店拆解超香超松软蛋糕的秘密

小时候,大街上总有一阵阵蛋香味从面包店传来,令人忍不住停下脚步,要一瞥新鲜出炉、还飘着丝丝白烟的酥皮蛋挞。由于土地问题,前卖后焗的面包店买少见少,出炉即卖的情境不再。直至上一年,此情此境才再次复现,但卖的不是蛋挞和面包,而是一个个像枕头似的“古早味蛋糕”。每逢出炉时间,店外都是长长的人龙;而这些专门店更如雨后春笋般在各区落户,一年便开足13间,在香港掀起了热潮。

22岁龟痴全屋逾40只陆龟 大盾臂龟住700尺花园

“其实龟住的地方真的比我的房间及屋更大。”22岁的Oscar家中饲养大大小小逾21只陆龟,包括能长至30厘米长的印度星龟、豹纹陆龟、红腿象龟,及逾60厘米长又名非洲盾臂龟的苏卡达象龟,甚至有一只世界第二大陆龟、成体能长达120厘米的亚达伯拉象龟。从约12岁开始饲养第一只非洲盾臂龟起,Oscar就跟爸爸一起不断在屋前花园扩建龟舍,现时已经逾700尺。在未来当龟继续成长,就要再铺设新草皮,将更多位置拨给龟。“龟都好像家人,最希望是每只都健康。”Oscar最初开始养陆龟的,当时网上养陆龟的资讯并不多,他就拿着字典上外国网站,学习如何将龟养得健康漂亮。

只有香如故

日暮和煦的柴湾,斜阳把一排海边工厂映得金黄辉辉。一栋寂静的工业大厦,工友们正下班踏上归家路,惟独八楼一层,沸沸扬扬,闹闹哄哄。一硬汉身影,伫立于窗边大锅前,将一篮花生、蒜头、葱头,掏进搅拌中的机器;宁静无语,就只有机器转动的声音和一阵扑鼻的香气。

花胶痴出粮不买手袋买花胶 投资百万增设厨房开网店卖海味

收到人生第一份薪水,有人会买名牌奖励自己,有人会上餐厅吃顿好的作犒赏,而她,就选了去买花胶。“那时做发型屋只有5,000元(港币,下同)薪金,出粮便拿了几百元去买花胶,因为喜欢罗。”今年40岁的Maggie想起第一次买花胶的情景便不禁失笑,那年她刚好18岁。至今已储了花胶22年,她自认是个不折不扣的“花胶痴”。“正常女人储手袋,我就储花胶!”几年前,她更开设网店,兼增设厨房,由售卖到烹调,创立了别树一帜的新派海味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