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最难的事 如何教孩子认识死亡?

(优活健康网新闻部/综合报导)近期高以翔猝死,让人心碎。那么完美的人因某些因素离开了人世。在每个人都为这个意外惋惜之时,却因为媒体不间断的报导,让很多的孩子从电视上接触到“死亡”两个字。

“爸爸,什么是猝死啊???”

“爸爸妈妈,天堂离我们很远吗?我可以去天堂看看吗?”

“阿嬷,我会死吗??我不要死掉!”

台北复健科组长陈俊宇职能治疗师表示,其实高以翔事件,除了突显重视自我健康以外,父母还能从中教导孩子学习接受并与孩子谈论“死亡”。对于孩子提到“死”这个字时,父母们在很多的时候不是避而不谈,就是转移注意力。但其实“生离死别”是自然界的运行,如何正确引导孩子了解“死亡”,因而珍惜生命是父母们必须学习的课题。

大陈老师在大学时期曾修了一门课程叫做“死亡学”,这门课程的教授规定修课的学生们在期末都必须写一封“遗书”,并且举办自己的告别式。大陈老师永远记得当我邀妈妈参加我的告别式时妈妈的“反应”。

“呸呸呸,陈俊宇你现在是嫌自己活太久了吗?搞一些有的没有的做什么!”

没错,中国人对于“死亡”就是会像大陈老师妈妈一样有这种强烈的反应。但反观国外,美国在幼儿园及中小学时开始实施“死亡交予”课程,让孩子自幼接受死亡教育,使他们了解生命的存在与终结。英国从2013年开始就已经有550所幼儿园开始进行“了解死亡”的课程,英国的教育专家认为这样的教育能让孩子理解悲伤与别离,让孩子能提早拥有对“离别”的准备。就连邻近我们的日本其实也在90年代开始对于小学阶段的孩子进行“生命的教育”,课程内容除了探讨“死亡”以外,也与“人生”的课题结合一起,希望透过这样的课程让孩子要有乐观的人生观,珍惜现在所拥有的。

面对孩子,我们应该要怎么教导他们?

婴幼儿期(0-3岁)

对于婴幼儿期的孩子,对于“死”这个字,并没有太大的概念。孩子都是从父母的表情态度了解“死亡”可能会让人难过、不开心,所以“死”是一个不具有完整概念的字。

*陈俊宇职能治疗师小建议:

父母在教导这阶段的孩子,切勿用逃避或是转移话题的方式教导孩子。这样只会让孩子不了解“父母伤心的情绪”。爸妈可以用孩子了解的具体沟通方式教导孩子面对“死”这个字。例如:“狗狗的死,就像你的巴斯光年坏掉一样,没办法修好,所以我们要好好与他道别。”切勿认为孩子不懂,父母就不解释,这样只会让孩子不了解“发生什么事”。请让此时期的孩子对于死亡有个初步的概念。

学龄期(4-6岁)

这阶段的孩子已经具备有基本的认知能力,父母切勿用过度幻想的方式去教导孩子面对“死亡”。例如:“阿公阿嬷去出国深造!很久才会回来。”这类型的话语会让孩子觉得阿公阿嬷还存在这世界上,还有一天会回来。这样看似不想伤害孩子的方式,其实反而会误导孩子对于死亡有错误的认知。

*陈俊宇职能治疗师小建议:

父母在教这阶段的孩子,过度的比拟反而会混淆孩子的观念。学龄期的孩子父母要教导孩子“明辨是非”与“危险”的概念,让孩子学会保护自己的方法,避免自己“处于危险的死亡”。父母也能透过故事绘本像是 <我永远爱你>、<跟爷爷说再见>、<世界上最棒的葬礼>、<小熊贝儿为什么伤心>等绘本,让孩子了解当生物没有生命时,要如何面对“失去”的感觉。此阶段最重要的目标就是教导孩子“保护”自己,避免处于危险。当面对失去的情绪,应该如何透过表达的方式描述给旁人听。

小学期(7-12岁)

这阶段的孩子已经具有思考与面对问题的能力,家长针对孩子提出“死亡”状况题,请父母使用“赛先生(science)”的角度与孩子讨论。让孩子了解出生、长大、老化、死亡等阶段是自然界的运行变化。当父母面临孩子的“天马行空”问题,真的答不出来时,请爸妈可以诚实得说“不知道”来回答孩子。切勿也天马行空的回答不确定的事情。最重要的是父母的态度要开放与不避讳的与孩子讨论,才能让孩子正向的思考生命的存在价值,珍惜自己的生命及家人的相聚时光。

学者Kubler-Ross曾提出面临死亡的五个阶段:包括否认和隔绝,愤怒、讨价还价、沮丧,最后是接受事实。对孩子来说生命中最难的事,是需要时间选择接受“失去”。父母应教导孩子珍惜每一样事物曾经带给孩子的记忆。

高以翔带给我们的记忆是一个那么成功的人却如此懂得谦逊,虽然我们有种种的不舍,但在此刻我们应选择放下与道别,让孩子从中了解『死亡』是让我们更懂得珍惜每个时刻。有研究发现,百分之九十的父母都低估孩子对“死亡”的了解与担心。孩子对于死亡的人格态度与教育,将影响孩子日后面对死亡五阶段时的表现,爸妈不可不及早教育。

 

 

(图文提供/优活健康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