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海街望族篇】涂耐冰家族⑵ 怀着丧妻之痛迎光复

涂耐冰夫人陈璧人在青山华人墓原的坟墓一瞥,站在陈氏坟后的为她的儿子涂季冰。 涂耐冰夫人陈璧人在青山华人墓原的坟墓一瞥,站在陈氏坟后的为她的儿子涂季冰。

古晋老故事 / 李振源

妙计暗助丈夫挣脱日寇魔爪,涂夫人身陷黑牢一个多月,受尽了严刑逼供之折磨,更不幸于光复前夕,在一场联军飞机的乌龙空袭中罹难,命途曲折的涂耐冰,怀着丧妻之痛迎接和平的曙光。

由涂耐冰(1905—1967)主编的《砂劳越日报》,虽然报份不多,但却发挥了无限的影响力,她协助由中华商会主导的砂拉越华侨抗日筹账会,成功发动了一波接一波的募捐运动,筹集大笔义款支援中国抗拒日本的侵略。

当年砂拉越日报内所刊登的,尽是让人热血沸腾的文章,在在疾呼华侨慷慨解囊,支援祖国驱逐日寇的正义战争,更号召爱国侨胞回国参与抗战。

出自涂耐冰和诸多爱国知识青年的文章,成功激起了民众同仇敌忾的抗日情绪,古晋各商号都慷慨的捐出巨款,各中小学发动了形形色色的义卖,尤其是华校老师更组织了学生,手捧着花篮,脖子上挂着募捐箱,走上街头向路人兜售“爱国花”。

援华抗日的浪涛前赴后继,抵制日本货的社会运动被推向最高峰,当时身兼砂拉越华侨援华抗日筹账会秘书长的涂耐冰,每晚都要通宵达旦的挑灯工作,撰写抗日文章或发出电文,为抗日军民同胞打气。

站在最前线的涂耐冰,以砂拉越华侨抗日筹账会总会秘书长的身份,负责拟定筹账会的章程,起草抗日宣言,还代表砂拉越的筹账会到新加坡,出席爱国侨领陈嘉庚所召开的南洋抗日筹账会大会,且被委为大会的秘书长,负责起草总宣言。

列入缉拿黑名单

在涂耐冰和爱国侨领们的登高疾呼下,砂拉越华侨抗日筹账会所募捐到的义款数目,称冠于南洋各国,也因此在日本鬼子的铁蹄残踏在犀鸟之乡时,便掀开了逮捕抗日领袖的恐怖行动,而涂耐冰更成了侵略者缉拿的首要目标。

相传在日军于1941年12月杪占据古晋时,宪兵部便列出一张黑名单,而当年商会秘书长蔡木兴名列榜首,涂耐冰则位列其次。

蔡木兴与涂耐冰先后被扣,于宪兵总部受盘问时,据说蔡氏初时并没遭受到拷打,后来因他一时气愤,在受审查时说了些重话,激怒了日本军官,一把将他推倒在地,接着以穿着长靴的右脚,猛踹向他的胸部,造成他严重内伤,并在入狱半年后牺牲成仁。

背着煽动民众抗日重罪的涂耐冰,在被捕后受尽了严刑拷打之苦,日方还威迫他替敌伪政权服务,但他紧咬牙龈抵死不从,日本宪兵头目见他坚贞不屈,且又在当时的华人社会极受敬重,便改以利诱,假意要释放他返家,并答应提供资金让他办亲日报章。

敌伪多次招降

为了逃出豺狼窝,涂氏虚与委蛇,趁着日本宪兵部把他假释后,马上携带妻儿潜逃到青山海口区,并在青山的后山丛林间,盖了间简陋的亚答屋安置妻小,然而没料到不久后,日本军部便得知他的行踪,屡次派遣军官登门“招降”。

按照涂耐冰儿子涂少冰的回忆称,当时有两名台湾籍,毕业于厦门大学的日本军官曾多次到他家里来走动,他们软硬兼施的邀请涂耐冰回到古晋为军部工作,还承诺会给予涂氏种种的优惠,包括安排住宿,提供他车子使用,甚至会保送他的子女到东京深造等等,但尽管他们舌灿莲花,坚守民族气节的涂氏皆不为所动,婉转的谢绝这些献议。

深知日军不会轻易放过他的涂耐冰,自知处境险峻,因此不敢继续留在家中,而匿藏进邻近海滨的一个天然石窖内,以避开鬼子兵的纠缠和迫害。

妙计助夫婿逃走

有一晚涂耐冰从海滨石窖潜返住家与妻儿团聚,然而尽管这晚皓月当空,四周一片宁静,但涂君心里却萌起不祥的预兆,整晚都坐在卧房的书桌前,不敢到床上安寝。

果然在凌晨时分,屋外传来划破夜幔的叫门声,一批鬼子兵漏夜到来抓人,涂夫人强作镇定的提着煤油灯去应门,她在得知敌军是要来提拿她的丈夫,想到涂君正躲在卧房内的险象后,突然心生一计,藉着要扭高灯芯加强光线时,故意把灯火弄熄,以便让躲在睡房中的丈夫,能趁此时机越窗而逃。

缉拿不到涂君,带头的军官恼羞成怒,指陈氏刻意弄熄煤油灯暗助丈夫逃走,所以吩咐手下把陈璧人抓回去交差。

虽然涂夫人为一介女流,但却是位坚强、能干,极富商业头脑的女性,她在跟随夫君潜居青山后,便在住家安了个大锅,提取海水煮成食盐,鉴于日据时,这类物资都很短缺,陈氏所制的食盐销路极好,附近的一些土著,都纷纷驮着白米来和她交换食盐,据说当时的物物交易法是以一“干冬”的盐,换一干冬的米,同时一些古晋的商人,也划船到青山来,以旧衣服之类的物资向陈氏换米或盐,因此在日据时,涂家大小倒没遭受饥饿之苦,相反的在住家的高脚亚答屋下,还囤存了相当多的物资,可惜它们后来却在一场联军的空袭中付之一炬。

待人和气的陈氏,和周围的土著社群,保持着极佳的睦邻关系,每当有邻居不论是马来人或伊班人到家里时,便以“黄糖”泡咖啡来招待他们,这种饮料在日据时,可算是难得一尝的极品,而正因为如此,土著邻居们都很敬重她,尽管他们知晓她的丈夫涂耐冰的藏身之所,但在日军特务到来打听消息时,皆异口同声表示不知情。

且说涂耐冰在越窗逃走后,便划着小舟远逃到三马拉汉省海口乡镇三巴叻,投靠在刘振藩家族的椰林内,直至联军登陆后,才再回到青山,然而他的爱妻陈氏,却已在联军飞机的空袭中罹难。

联军乌龙投弹

鉴于暗助丈夫逃脱日军的缉拿,陈氏被关在黑牢内一个多月,饱受宪兵严刑迫供之苦,因此在获得释放后,可能因为脑部被殴打成重伤,以致动作有些迟钝,依据她儿子涂少冰的回忆,在1945年中,距离联军登陆前的一个多星期,在一个炎热的午后3点钟左右,他与童伴们正在海滨逐浪嬉戏时,突然听到有飞机自海上飞来的声音,众人便下意识的奔向村口的防空壕。

实际上,在日据末期,时有联军的战机飞临古晋上空,但这些机群大多是在上午11钟左右出现,很少在午后才掠空而过,所以当天下午3点多钟出现的机群,涂少冰等初时还以为是日军的飞机,不过,他的父亲告诫过他们,不管来得飞机是日本还是联军的,只要一听到飞机的声音,就得马上躲进防空壕。

少冰在跑到防空壕口时,猛想起母亲还在家里,便连忙跑回家去,当时他见到母亲与一名女工,正躲在高脚屋下的米粮袋包堆里,她见到少冰时,即刻挥手要儿子先去躲避,谁知少冰的前脚才迈进防空壕,后面就传来军机的机关枪朝地上扫射的声音,而少冰在联军飞机离开后,马上飞步跑回家,孰知他家已在空袭中起火焚烧成灰烬,他的母亲亦在弹下牺牲了生命。

说起这次联军战机的空袭,还涉及一桩乌龙背景,原来到了1945年,日军已成了强弩之末,由澳洲兵所主导的联军,不时派出战机到古晋上空盘旋,和伺机轰炸日军的各个据点,就在较早前,一架于低空飞行的联军战机,在青山误撞椰树而坠毁,跟随在背后的战机,见到丛林间有青烟冒出,误认是有日本军驻守在林间,于是便派出战机,不问青红皂白的就往地上的目标疯狂扫射,致使涂耐冰的亚答屋中弹焚毁,他的妻子陈氏也枉死在弹下,享年才38岁,撇下6名年龄介于4到15岁之间的子女。

其实当时林间所冒出的青烟,是涂家煮盐时,从烟囱所升起的烟尘,然而因为涂耐冰住家附近尽被丛林所覆盖,联军机师根本没料到那是民居所在,才会误以为是日军的据点,并以机枪猛烈扫射。

此场乌龙空袭的一个星期后,联军登陆古晋,日本占领军集体投降,砂拉越获得光复,但家破妻亡的涂耐冰,却怀着丧妻之痛,带着嗷嗷待哺的儿女,离开青山海口,回到古晋迎接和平的曙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