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婚与贫穷

●长林

丹州又出现另一件童婚事件。这两位女童有个共同点:原生家庭贫穷。或许对于家境贫穷的女童、少女而言,婚姻不失为追求较好生活的出路。童婚未必全是父母、丈夫主导,甚至可能女童本人也相当乐意。至少这两件童婚,在官员访视时,都表示她们同意结婚。

女童、少女心智未成熟,未必了解婚姻的意义,此时此刻同意结婚,说不定过了几年后悔(当然成年人也会,但童婚婚姻破裂比例极高),假使又有小孩,直接影响就是多了几个人承受这桩婚姻破裂的痛苦。婚姻毕竟是人生大事,最好双方都有相当的准备与认知,否则现实生活很容易将感情消磨。未成年人目前在法律属于限制行为能力,很难要求他们确实承担家庭责任,这是国际反童婚的主因。未成年人理应顺利成长,晚几年进入婚姻其实不会损失什么。
以往华社亦有不少童婚,惟时代变迁之后,童婚逐渐减少,所以华社无须过度贬低、羞辱相关当事人,以及特定种族、宗教,毕竟我们也有过差不多的过往,只是改变的相对快一点。虽然大众认为童婚是恶习,必须改变,但谩骂通常会激发对方反抗的情绪,反而不利于理性沟通。
政府将结婚年龄上修,当然是正确的,但别期待修法就能解决童婚问题。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若童婚只举行民间仪式,官方根本无从介入。虽然现今信息爆炸,但许多新村、甘榜,仍维持过往的生活方式,延续过往的思维。移风易俗并非一朝一夕,需要时间和大家不断的讨论、沟通,才会逐渐松动。
贫穷不只是经济匮乏,往往也缺乏许多社会资本。说得更直接一点,穷人对未来很难有其它想象,也不觉得自己做什么能改变命运。倘若女人只有结婚一条路,那么晚婚或早婚,其实差别不大,只是从依靠爸爸生活,改变成依赖丈夫生活。若要彻底杜绝童婚,可能必须改变许多人的思维。除了丹州,砂州部分原住民亦习惯早婚,那又是另一种状况,亦须各界关注。
贫穷是许多社会问题的根源。尽管贫穷是举世难题,但若官方多提供资源,或能协助贫穷家庭的少男少女开创属于自己的未来。比如开办或补助小型技职学校、补习班,教导烹饪、烘焙、木工、美容美发等等,鼓励不爱上学的学生,转而学习技能。先提升自己能力,才有条件想象人生有更多其它的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