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场补选:希盟一届政府的风向标?

文/李泰德

 

马来西亚不像印尼、菲律宾等邻国设有中期选举,让选民有机会考核联邦或中央政府政绩,若有在任议员因辞职、离世或法院宣判当选无效令议席悬空,补选必然成为全国焦点。

2018年第十四届全国大选至今,短短一年半内已有八场补选。上台十八个月的希望联盟,从上半场的补选(雪兰莪州双溪甘迪斯Sungai Kandis、无拉港Balakong、斯里斯蒂亚Seri Setia、森美兰州波德申Port Dickson)因新政蜜月期取胜,到下半场因巫统与伊斯兰党合作,使得国阵在彭亨州金马伦高原(Cameron Highlands)、雪州士毛月(Semenyih)和森州晏斗(Rantau)报捷,希盟仅在巫伊两党缺阵的沙巴州山打根(Sandakan)补选扳回一城,以悬殊票数重夺该国会议席。近日,随著柔佛州丹绒比艾(Tanjung Piai)国席悬空,希盟政府将面临严峻挑战。本文将以丹绒比艾补选为主轴,透过全国政治气候与地方政治走向,探讨此役遭遇的政治风向与后续影响。

数月以来,巫统与伊斯兰党正式结盟后,透过渲染行动党操控整个政府运作、既反伊斯兰又反巫统,成功加深马来群众对希盟的猜疑,使得仅获四分之一马来选票上台的希盟疲于回应。族群之间的零和现象(ethnic zero-sum phenomenon),随著签署反歧视国际公约(ICERD)争议后日趋明显。较早前宣布的2020年财政预算案中,国民型中学和华文独中的拨款从2019年的1500万和1200万微增至2000万和1500万令吉,即遭穆斯林联合会(ISMA)领导的选民醒觉运动(GPS)在马来社群大做文章。这种挑动种族猜忌的现象,让国外学者友人不禁感叹:「当前马来西亚发生的每件事都可以被视为威胁种族、皇室和宗教!」(Now, everything in Malaysia can be framed as a threat to RRR -race, royal and religion)

另外,马来人尊严大会(Malay Dignity Congress)、华淡小爪夷书法教学、查禁一代一路漫画、逮捕淡米尔之虎支持者等议题,已让希盟政府在主流论述被动、挨打。不仅如此,在种族政治氛围笼罩下,三大族群皆认为各自遭政府不公平对待,马哈迪政府的满意度亦跌至新低。更甚的是,有关趋势早期仅反映在马来群众的政治态度。随著近期上述事件陆续发生,华印裔对政府的满意度显著下滑,不满情绪已在各族群呈现。

将焦点放到丹绒比艾补选,希盟最大的隐忧是对手派出华巫裔选民皆耳熟能详的三届议员黄日升(其中2004年为该国席下的北干那那Pekan Nanas州议员)。惟多届大选以来,选民手中一票多数「选党」为主,「选人」则是其次。这也是为何上届大选时,时任国阵主席纳吉以名气佳的现任者为上阵的主要考量,最终仍将政权拱手让出。其中,柔佛州国阵就是典型例子。除黄日升外,当时许多耕耘选区多年,备受选民赞好的国会议员,如卡立诺丁(Khaled Nordin,柔佛州务大臣)、沙礼尔(Shahrir Abdul Samad,新山国会议员)、诺嘉兹兰(Nur Jazlan,埔莱国会议员)、蔡智勇(拉美士国会议员)等人,都因选民惩罚国阵、票投希盟而落败。

不过,选民这一年半来对新政府逐渐失望,可能是「选党」换作「选人」的重要时机。这是因为对手具有执政包袱,不满意施政表现时,选民就会在中期选举发出讯号,表达对当前政府的情绪。加上华裔选民对国阵标志仍未重燃希望,突显候选人形象此其时也。

作为柔州南部的其中一个国席,丹绒比艾有不少人越过新柔长堤谋生。过去数场补选投票率皆远低于选委会预测,某些选区甚至仅有四至五成。这些未长居户籍地的选民,一向来对全国议题的关注远低于地方议题。希盟在上届大选呼吁选民惩罚国阵,鼓励外地游子返乡投票,成为最大票源之一。成功改朝换代后,动员外地选民的诱因不再,加上目前民众不满希盟政府,会否热血回乡投票,恐怕对希盟选情并不乐观。

第十四届大选中,共有89个国会议席(占222席的四成)的议员是在少于过半得票下胜选。其中,赢得121席的希望联盟,单在马来半岛就有30席的得票不及50%。巫伊两党在马来半岛赢得67席(希盟98席),若两党得票加总后则可获96席。换言之,2019年9月巫伊两党结盟后,假设在一对一对垒希盟候选人,且得票毫无变动的情况下,希盟在半岛的29席将被巫伊联盟攻下。无独有偶,已故国会议员法力拉菲(Farid Rafik)在昔日大选时,仅以少于过半的47.3%得票险胜获得46.1%的黄日升,当时的伊斯兰党候选人诺丁奥曼(Nordin Othman)则获6.6%选票。──亦即丹绒比艾正是其中一个希盟取胜,但巫伊得票相加过半的议席。这使得这场补选,并不是双方在国会席次加一或减一的数字关系,而是希盟是否沦为「一届政府」的风向标。假使国阵赢得这场补选,希盟在其他的29个议席也将拉起警钟,成为国阵与伊斯兰党在下届大选取得执政的重要讯号。

 

转载 / 当代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