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几乎变蓝天

◆国际视野/立诚

11月23日,台湾“九合一 ”地方选举结果,国民党大胜 ,民进党惨败!在22个县市长中,国民党夺获15席,民进党只获6席,另有1席为无党籍。 在台北市长选举中,无党籍候选人柯文哲以微弱多数险胜。

国民党获得15席包括人口数百万的新北市、台中市、台南市、桃园市和高雄市,其中以韩国瑜夺得民进党多年盘踞大本营的高雄最为瞩目。

拉大之火足以燎原

忠言逆耳 / 邓子富

 

拉曼大学行政拨款之事,沸沸扬扬!越闹越“政治化”、也越闹越“政党化”!

创办拉曼大学的马华,说马华只是创办了拉大,今天的拉大已经是全体马来西亚华人社会培育下一代的共同资产,况且在管理拉大的董事局中,马华也仅占了4位,一切的行政管理权均自主化,与马华无关!也因此,拉大与马华的党产毫无关系。

而希盟、尤其是行动党,则把拉大与马华扯在一起,说马华党产20亿,应拿钱出来“贴”拉大的行政开销,并且还大有“权力使人疯狂”的“警告”马华,不可调涨拉大的学费!

现在的问题是华社会怎么看待这项问题,广大的拉大校友又会怎么看!如果倾向马华、或更贴切的说是倾向拉大,对希盟、对行动党来说,则绝对是“拉曼之火,足以燎原!”

希盟、尤其是行动党可能还沉醉在获得全国华人大力支持的美梦中未醒,仍然以为一切就是那么美好,也或许是沉陷在“权力使人疯狂”的古训中。如果是这样,华社总有一天会来个大反扑!

这一天如果真的到来,我们不敢断言希盟,但至少会把行动党淹没!因此现在掌权的行动党领导,必须更加谨慎,以华裔整体利益的宏观观点来处理这项问题。

拉大问题闹至今天,行动党必须认请的一个事实是,今天的拉大问题,己经不仅仅马华和行动党在关注,全体马来西亚华人社会已经在关注,这可以从一些非政治团体和拉大的校友反应反映出来。

全国华教最高机构董教总力促希盟摒弃政治偏见,继续为拉大提供行政拨款。

董教总更要希盟不要把教育和政治议程挂钩,显然已认为希盟在处理这项问题上已经把教育和政治扯上关系。

董教总认为,这数十年来,从开始的拉曼学院,到目前的拉曼大学,已经不分党派、不分种族,为国家培养了许多人才,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事实。

同时董教总也吁请拉大,邀请华团代表加入,扩大其管理层,以加强和华社的联系,为拉大铺设更宽广的发展之路。

是的,拉大应趁这个机会扩大其管理层,邀请全国华总、全国中总、甚至董教总加入,不要去担心谁控制拉大,而把管理中心转移至全体马来西亚华人社会。

我们敢肯定,希盟的支持者中,拉大校友不乏其人,如今拉大校友已经在网上发动请愿,吁请希盟明年恢复3000万行政拨款。

联署请愿运动虽然才发起,但至今天早上为止的短时间内,便获得数千人支持,这足以反映校友对这项问题的关注。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行动党慎之慎之!万勿典当了前人建党的心血。

2018.11.25

2019年财政预算案论坛《新契机·新挑战》

 

撰文 / 拿督陈日枝 (砂拉越中华总商会署理会长、古晋中华总商会会长)

《概况》

基于马来西亚的国体结构是“联合邦制”,砂拉越在立国契约下(新加坡退出独立后)是属于组成马来西亚的三“邦”之一,因此在治国体制下,主要部门,包括医药、教育、交通等均是由联邦政府集体掌管。

也因为是这个因素,我们的首长拿督巴丁宜阿邦佐哈里宣布,并于本月14日在砂议会通过的“砂拉越2019年财政预算案”,并不能全面反映砂拉越发展和营运开支的具体情况,必须与联邦财政预算案相互配合才能较全面的反映出来。

主办单位今天虽然要我这里谈联邦预算案与砂预算案对中小型企业的契机与挑战,不过,在切合主题要求下,我仍想同时谈“2019年砂拉越财政预算案”,以及这项预算案如何配合砂拉越发展“数码经济”的愿景,这是因为“2019年砂拉越财政预算案”可以明显看出是为了逐步达至“数码经济”的愿景而草拟,而联邦预算案则明显侧重于应对庞大的国债。

预算案基本结构

先说“2019联邦财政预算案”,为了应对庞大国债,在削减各方面开支、诸如首相署开支以及缩小各种津贴的同时,也不忽略对低收入群体的扶助,这方面的表现可圈可点。

虽然预算案通过税制来扶助中小型企业的发展,但对砂拉越中小型企业来说,最低薪金制的打击是巨大的。在发展拨款方面,拨给砂拉越的拨款仅仅只有43亿4600万(占总拔款的7.94%),这不仅比拨给沙巴的50亿900万来得少,也与西马半岛获得的拨款有天壤之别,这叫砂拉越儿女情以何堪!这是不是超越以民为本的政治预算案?留给大家去省思。

砂首长兼财长阿邦佐哈里所提呈的明年度财政预算案,创下砂拉越参组马来西亚以来多项历史,其超过119亿1400万的拨款,也是砂拉越有史以来最大的财政预算案。

值得特别提出的是,虽然总拨款超过119亿,但却没有动用到储备金,并预计明年可取得105亿1300万的收益,这项收益预算也是首度突破100亿。在扣除103亿9100万的总开销后,仍有1亿2200万的盈余,这无疑是一项创举。

预算案的发展开销为90亿7300万,占总预算的76%,行政开销则为28亿4100万,占24%。对一个发展中国家而言,发展开销超过营运开销,还算是合理与正常的预算案。

逾90亿的发展开销中,67%的60亿4900万是用在乡区发展,砂拉越的幅员辽阔,注重乡区的发展,将能全面带动砂拉越的经济起飞。

预算案的至要重点是从明年1月1日开始征收5%的石油销售税,这预计可为砂拉越带来38亿9700万的新收入。

《新契机·新挑战》

总的来说,2019年联邦财政预算案对砂拉越中小型企业是伤害大于受益!

这怎么说呢?这是因为预算案并没有为中小型企业提供较大的奖掖,只是维持过去的扶助发展经费,同时对缴足资本少于250万的中小企业,把公司税从目前的18%降至17%,这1%的减税影响不大,最多不过省下5000令吉,顶多也只不过对营运起作一点的帮助作用而已。

但带来最大的伤害是,将从明年1月1日开始落实的最低薪金制。我认为联邦在实行这项制度时并没有考励到砂拉越中小型企业所面对的困境以及在砂拉越现实环境下生存的空间。原因是西马半岛的最低薪金从1000令吉调至1100令吉,只增加100令吉,或10%。而砂拉越则从920令吉增至1100令吉,增加180令吉,调高了19.56%,同时政府还要在5年内,把最低薪金调至1500令吉,这也即是说,砂拉越的最低薪金5年后将调涨580令吉,或调涨63.04%。这不但将打击到砂拉越中小型企业的发展,更将威胁到中小型企业的生存。

最低薪金制 砂企业陷困

我们必须在这里表明的是,我们并不是反对调高最低薪金,而是联邦政府在调高最低薪金时,必须考虑砂拉越的特殊情况。砂拉越的中小型制造商除面对本地市场小,交通的落后外销也面对昂贵的运输成本,况且还要面对周边其他生产制造商的强烈竞争。

因此,如何面对即将到来的最低薪金制,将是砂拉越中小型企业的巨大挑战。

我总认为“穷则变,变则通”,要应对这项挑战,业者就必须做出转型与改变,较可行的方案是逐步将生产改为机械化生产,减少对人工的依赖,希望业者能考虑。

对砂拉越明年度财政预算案,我认为对中小型企业的商机处处,无处不在!发展经费的培增,其中60亿的乡村发展拨款就是最好的推动力,有了多一培的钱在市场流动,各行各业都会从中受惠,况且在将后道路建设完成后,砂拉越的广阔土地,尤其是农业将全面发展起来,到时对各行各业的商机将更多。

说到工业4.0、人工智能等,目前尚言之过早,我想我们目前迫切需要的是提升网速和覆盖率,大家都知道,阿邦佐上任首长后,便致力推动电子商务发展,但目前我们的网速尚未明显提升。首长在预算案中提及将兴建600个电讯塔,以提升网速。这样电子商务、国际电子商务平台才能搭建起来。而人工技能等高科技则须逐步落实,相信大家还记得首长在去年曾提出要在5年内培养一批高科技人才之策略,这是迈向工业4.0、大数据和高科技时代的台阶,希望大家给予配合。

石油销售税 收入新契机

我们说明年度砂拉越财政预算案的至要重点是砂拉越将从明年1月1日开始征收5%的石油销售税,这项新税制预计可为砂拉越带来38亿9700万的新收入。砂政府的这项创举,首长阿邦佐应记上一大功,原因是砂拉越拥有这项从未行使过的权力,是首长从宪法中发现到的。

欣尉的是,这项宪法赋予砂拉越权力的新税制,也获得砂拉越在野党砂拉越希盟的大力支持。砂希盟认为,这原本就是砂拉越的权力,砂拉越应该征收,但令砂希盟好奇的是,砂政府为什么到现在才征收。

之后,砂希盟又提出疑问,5%的石油销售税,是不是针对砂拉越人民使用的石油与天然气产品。针对这点,首长阿邦佐已作出明确的回复,即只针对外销的石油与天然气产品。

同时,首长在砂议会通过项预算案时也告诉砂拉越人民,5%的石油销售税,将由砂成立的特别部门,根据原油生产的仪表与原油国际市场价格来抽取。

虽然是宪法赋予权力,但砂拉越政府要落实这项新税制,我们认为前路依然崎岖,这可以从联邦经济部长阿兹敏访砂的谈话反映出来,他说,他将和砂政府商讨此事,原因还是一句老话,即恐怕会打击到国油的发展。

凡事有因必有果,砂人民索回主权意识高涨不会没有原因,1974年石油发展法令与2012年领海法令的通过与落实,都是导因之一。就如副首长拿督阿玛道格拉斯在立法议会总结时所说,尽管砂拉越的石油与天然气资源数十年来为国库作出巨大贡献,但遗憾的是,砂拉越却无法享受足够的联邦拨款,因此砂拉越的基建设施与社会文化发展,远远落后于马来亚半岛。

作为砂拉越人民,索回立国契约下的主权,天经地义,不能视为是不爱国之举。

征收5%的石油税,对砂拉越来说,是一项新契机,也是一项新挑战,我们希望砂希盟,能站在维护国家永久团结和谐的立场,大力支持这项税制的全面落实。

一旦落实这项新税制,砂拉越在马来西亚的范畴内将拥有更大的资金来发展砂拉越。只要拥有足够的资金发展基建,尤其是乡村的基建,特别是道路的建设,就能带动乡村的发展。同时也可在扶助砂拉越中小型企业发展方面,助一臂之力。

重乡村发底 常动砂经济

我们坚决认为,必须拥有完善的基建设施,才能带动发展,世界各地发展的推动均是始此,先建基建,才能带动发展。

在这方面我们也欣慰看到,砂政府把67%、或60亿4900万投在推动乡区发展上,包括道路与桥梁的建设,以及为乡村提供水电供应等。正如中国“改革开放之父”邓小平说:“亦至富,先开路”,这是千古不变的硬道理。

首长阿邦佐明确告诉我们,乡区发展将是砂拉越明年的最重点关注项目!其中乡区转型计划获5亿、2亿4千300万充作推动小型乡区计划用途、及7千200万令吉改善砂贫困群体房屋计划等。

此外,砂政府也分别分配11亿500万令吉和1亿9000万令吉,作为道路、桥梁、渡头等连接工程计划,及水供计划用途(三马拉汉至诗巫瑶,石隆门,伦乐及三马当等)。

此举的目的,是要在2019年加强农业发展,并放眼把砂砂拉越打造成为农产品净出口州目标。为配合这项目标,预算案也将分配3亿1500万作为加强农业发展资金。

说到这里,我想补充一项关系石油税收的问题是学前教育问题。教育虽是联邦权限,但学教育不在联邦教育部管辖范畴内,而首长也没有在预算案中提及,但首长曾在之前宣布,他将利用石油税收益来开办学前教育班,尤其是在内陆乡区。

首长作出这项宣布时,我们大都还不知道砂政府要抽取5%的石油销售税,现在来回看,首长早已作出长远的打算。

学前教育,不要说在内陆乡区,在郊区也仍然十分缺乏。在学前教育日益显得重要的今天,这将是惠及全体砂拉越人民的一项政策。

总结

中小型企业是工业之本,砂拉越预算案强调工业基础建设,这是扶助中小型企业发展的途径之一。另外一方面,首长日前宣布拨出500万令吉,以协助青年创业,这更是协助中小型企业发展的步骤之一。

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中小型企业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因此,我希望政府能关注中小型企业所面对的难题,推出更多有利中小型企业发展的策略。

联邦方面,在推出任何政策前,也要考量砂拉越所面对的各项客观难题。

特朗普经济利益第一

◆国际视野/立诚

日前,美国中央情报局向白宫指出,卡舒吉遇害案幕后的主谋是沙地王储默罕默德。这是土耳其将卡舒吉被谋杀时的现场录影带寄给美国和其他国家后,中情局经过研判对谋杀案所持的观点,美国总统特朗普当时难以回应,表示将评估所有讯息,卡舒吉遇害案还没定案。

过后,特朗普发表声明表示,沙地国王和王储已坚决否认知晓谋杀行为,但无论如何,美国和沙地的坚定盟友关系不会改变。这就是说,无论卡叙吉被杀案的结果如何,美国是站在沙地这一边的,以维护美国的利益。

大马签署ICERD的理想与现实

在过去两个星期,大马是否应该签署《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ICERD)的课题受到了热烈讨论,除了有表态支持的党团,也有不少政治人物和组织站出来反对,而巫统和伊斯兰党则计划联手举办集会反对政府签署公约。不过,这课题在周五出现了变化,首相办公厅发表声明宣布大马不签署这份公约。

马中关系的变与不变

作者/张淼

 

首相马哈迪在今年11月15日参加本次东盟峰会时向美国表示,马来西亚不希望在东盟水域看到美国的大型军舰,以免引发紧张局势。与此同时,马哈迪也在峰会期间敦促纽西兰总理,应当慎防中国在南海的军事存在,纽西兰在南海问题上不可「独善其身」。

马哈迪先是给美国一记提醒,又对中国在南海的军事存在表示担忧,对中美两国均采取了保持距离、若即若离的态度。随著马哈迪民族主义者的政治强人形象在第十四届全国大选后后强势回归,马来西亚「大国平衡」的外交路线也随之浮上水面。外交如此,马中之间的经贸关系是否也会在「再平衡」(Rebalance)策略下出现重大转向呢?

马哈迪在2018年8月开启了他当选首相后的首次访华行程,在经历了「中资风波」后,中国企业在马来西亚的投资前景成为此次最受关注的话题之一。不出所料,马哈迪在访华过程中宣布取消部份中国参与建设的大型基础设施项目,引起国际社会关注。

个别项目重新谈判 马中关系未离正轨

然而,与其将项目的取消渲染成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在东南亚遭遇的「全面重挫」,马哈迪针对个别项目展开重新谈判的举动有著更为现实的内政考量:一方面,新政府上台后,消费税取消等措施对新生政权造成了不小的财政压力,在「开源」不力的情况下,把取消部份耗资巨大的中资项目作为「节流」的措施,著实可以理解;另一方面,取消中资项目也出于兑现竞选承诺的需要。大选前,希盟支持者对国阵政府的反感在生活成本上涨和贪腐课题的双重作用下被加倍放大,而马哈迪通过抨击中资「一箭双雕」,有意无意将中资炒作成国家财政的负担和滋生腐败的掩护;而希盟入主布城后,通过取消这些项目来舒缓「物价上涨」和「贪污成风」的即时压力,其目的在于树立希盟廉洁可靠的政府形象,满足选民的期待,巩固新生政权。因此,对于围绕个别基建项目出现的分歧,只是停留在具体操作层面上,不宜当作马中关系偏离正轨来解读。

确实,若根据几个大型基建项目的取消来定义未来马中关系的走向,显然也是片面和短视的。马哈迪在8月的访华时对阿里巴巴(Alibaba Group)和吉利汽车(Geely Auto)等高科技企业的参访和赞赏,暗示了未来马中合作的新面向:马中经贸合作需要跳出以基建项目为主导的单一模式,转型为参与主体更广泛、合作行业更多元、合作程度更深入的新型合作范式。马哈迪多次表达了对中国技术和资金为当地创造就业、推动产业升级的期待。因此,马中两国未来在制造业和互联网行业等方面的合作大有可为,可成为未来马中两国经贸合作的新方向,为未来两国打开了更为广阔的合作空间。

选后权力版图重构 政商利益格局洗牌

第十四届大选后的马中关系或将呈现一个「先抑后扬」的态势,政权更迭带来的权力版图重构触发了政商利益格局的大洗牌。这种背景之下,同前朝国阵政府有著千丝万缕关系的部份中资大型项目在短期内或将面临一些不确定性;但从中长期看,国阵治理下裙带滋生的乱象、僵化的利益分配格局等都将随著改革的不断推进而被逐渐瓦解,这反而对促进马来西亚整体营商环境的改善和进一步对外开放均有裨益,也为马中未来合作创造更为健康有利的发展环境。毕竟,保持良好的经贸关系符合两国图谋发展的共同愿景,这样的原则和脉络应当经得起项目取消的风波和马国政权更迭的考验。

放眼未来,在当下「弱势内阁、强势首相」的治理格局中,马中关系的走向在短期内将受到领导人的个人理念和领导风格影响;而在更远的一段时期内,希盟内部的权力结构会随著各成员党实力均衡的调整而有进一步变化,在「打倒纳吉」的「政治使命」完成后如何寻找各成员党利益诉求的最大公约数将会成为希盟未来执政的最大挑战,在政商利益格局被第十四届大选后完全打乱之后朝野政党的重新组合,加上世界经济大环境不景等不确定性,都给马中关系未来发展蒙上了一层不确定的阴影。

在这种充满变数的大环境中航行,中国投资者应在「变」中求「不变」:不变的应是对市场原则的坚持、对商业道德的坚守、对互惠互利的坚定信念,让后509时代的马中关系重新出发,行稳致远。

 

转载 /  当代评论

中菲关系更上一层楼!

◆国际视野/立诚

 

11月20日至21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对菲律宾进行两天访问,受到该国官民热烈迎接,习近平与菲律宾总统独特尔特举行会谈,就中菲关系与国际局势交换意见。两国领袖见证律中菲多达29项协议的移交仪式,并且宣布中菲建立全面战略合作关系,引起国际社会极大关注。

习近平还会见了菲律宾参众两院议长,并与中菲友谊协会会谈,促进两国人民友好关系。从此中菲关系翻开新页,更上一层楼!

中菲两国能一口气签署多达29项协议,又把两国提升到全面战略合作关系?若不是两国友好合作关系密切,深入到各个领域中去,是不可能这样做的。在两年前,人们不可能想象菲律宾有今日如此重大的变化。

我们的四十年

作者:中国驻古晋总领事程广中

最近,一场名为“共建美好未来”的图片展在马来西亚各地巡回展出。这个图片展是以中国改革开放40年和中马友好合作历史为主题,由中国驻马来西亚使领馆与马来西亚文艺团体联合举办,展出了200多张珍贵的历史图片。从西马到东马,无论是吉隆坡、槟城还是古晋,图片展所到之处均获得热烈反响。

美阻止不了APEC向前迈进!

◆国际视野/立诚

 

为期两天的亚太经合组织(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18日在巴布亚新几内亚闭幕。峰会期间,各成员国围绕“把握包容性机遇,拥抱数字化未来”这一主题,在推进互联互通、亚太自贸区建设、数字经济等方面达成共识,取得重要积极的成果。

峰会发出了支持和维护自由贸易、多边贸易体制和经济全球化的积极信号。

可是,遗憾的是峰会闭幕后未能发表联合公报,这是历届会议不曾有过的事。主要原因是美国从中作梗的结果。

今届的亚太经合组织峰会,美国总统特朗普没有出席,派副总统彭斯代表他参加,但是彭斯在会议期间的发言,自始自终无不针对援助问题指责中国,说中国的援助,使受援国债务累累陷入困境,“一带一路”需要改革等等,另外却宣扬美国的援助最好,企图离间中国与受援国家的合作。

韩国瑜人气鼎盛

◆国际视野/立诚

 

台湾“九合一”地方选举,将于本月24日举行,当选举临近竞争白热化,却突然出现一位政治明星,名叫韩国瑜,作为台南高雄市长的候选人,对抗民进党候选人陈其迈。

韩国瑜连日来的竞选活动空前高涨,万头攒动,人山人海,真令民进党惊慌失策,心惊胆跳,也使国民党大老刮目相看,大感意外!

韩国瑜是国民党党员,毕业于台湾大专,曾担任台北和高雄市委员,但是长期以来不被中央老大所看重,始终无法进入国民党高层,多在下层支部工作。 此次挺身出来作为高雄市长候选人,表面上是国民党派出,实际上是以独立身份出现。